我的魔法时代由言情中文网(m.fxqcg.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未央湖边
    夏季的傍晚,马扎罗山巅飘着一抹暗红色的晚霞,金色的骄阳已经从群山中落下,马扎罗山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帝都。
    这时候头顶上方的浮空皇城还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大型的魔法阵隐藏在浮空皇城的下方山体绝壁之中,在夕阳的霞光中折射出各种魔法符文的投影,承载着整个山体与浮空皇城的大型魔法阵在光线的折射之下,映照在浮空皇城下方的山体峭壁上,这种场景在一年之中很少能够碰到,魔法师们都会从各自的实验室中走出来,观看这极为难得的场面。
    这些高级魔法符文蕴含着磅礴而深奥的世界法则,藏着关于罗兰大陆世界之石的秘密。
    肖恩学者让魔法篷车缓缓地停在绕湖大道旁边,带我一同欣赏着天空中的魔法奇观。
    肖恩学者站在我身边,仰望着浮空皇城山壁上那些奇异的魔纹线,并对我提醒道:“不要去感悟那些深奥难懂的魔法符文,这种奇景很快就会消失,抓紧这个机会感悟那些有过认知符文,或许能够对你有一些新的感悟。”
    我在肖恩学者身边,微微地点了点头,还没等我说出话来,我的精神之海就受到一股巨大的精神冲击。
    在我的眼中,被马扎罗群山包围的天空已经消失,视线里的浮空皇城正在逐渐变大,到最后整个浮空皇城那片金碧辉煌的金色宫殿也在我的眼睛里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一片倒映着难以理解的魔法符文的山壁,这片山壁占据了我全部的视野,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忽然闯进了由魔法符文构成的天地之间。
    通过这些魔法符文我好像是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世界之石被天地之法则包裹在其中,我在这些魔法符文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秩序之力,它蕴含着一些这个世界的法则力量,只要能够解读出这些法则,就能加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那是一种很难表达的东西,可以将世界理解为游戏,可以将法则理解为游戏规则,只有掌握了游戏规则的人才能够游戏中立于不败之地,而我恰恰在这些高级魔法符文之中,感受到罗兰大陆的秩序之力,哪怕只有一点点,它就像是一道精神之力冲击着我的精神之海,像是在我精神之海中引发了一场风暴一样。
    只是一瞬间,那股秩序之力从我精神世界里通过,然后在我的精神之海中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烙印,让我的精神世界变得明亮了许多,就在精神之海岸边礁石的灯塔上,这原本是我精神之海的一座道标,而现在灯塔顶上燃起的魔法火焰中隐约浮现出一个淡淡的魔法符文,看起来有些像是最古老的象形文字,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鸟,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眼睛与翅膀,被两条一左一右的人字形斜线包住,这道魔法符文在灯塔顶部燃烧的火焰中时隐时现。
    好像是与生俱来,我就懂得灯塔的火焰中心处那枚高级魔法符文的含义,我甚至能够喊出它的名字,符文:艾尔。
    这枚高级魔法符文可以独立地篆刻在箭手的长弓之上,会让箭手射出去的箭矢更加精准。也可以篆刻在盾战士或者圣盾骑士的盾牌上面,这样会让盾牌抵御更强的重击。同时这枚高级符文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光明力量,感觉好像是一丝淡淡的神圣力量,可以增强神圣系魔法的威力。
    这几乎是一瞬间冲进我脑海精神世界里的,等到肖恩学者唤醒我的时候,那股强大的精神冲击已经从我的精神之海里面消散,我从精神之海中慢慢清醒过来,帝都黄昏的景色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肖恩学者充满皱纹的老脸和焦虑而睿智的眼睛挡住了我全部的视线。
    “吉嘉,你怎么了?受到了魔法反噬?还是看到了一些自己难以理解的东西?”肖恩学者抱着我肩膀,在急切地问道,语气里面充满了担忧。
    “我看到了一个符文,它一下子钻进了我的精神之海里,我还来不及去学习它就醒了!”我迷迷糊糊地说道,眼前还有一丝丝魔纹线不停地消散。
    肖恩学者听我这样说,大吃一惊,兴奋地将我扶起来,对我说道:“啊!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希望你还能够记得它的样子,你是一个被魔法之神眷顾着的幸运的孩子,趁着还能有印象的时候,好好回忆它经过你精神之海的全部过程,乃至于所有的细节,哪怕是对你只有一丁点的启发,也不要浪费……在抵达沙龙之前,我不会打搅你。”
    看到肖恩学者这么激动的样子,其实我很想对他说:那枚被称为‘艾尔’的符文如今就藏在我精神之海灯塔顶上的火焰之中,已经成为我精神之海的一部分。
    不过话到嘴边,我却又欲言又止,从没见过肖恩学者这样开心的样子,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
    “肖恩学者,我记得那个符文的样子!”我对肖恩学者说道,说着我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一张魔法羊皮纸来,又拿出一根魔法刻笔,将笔尖在唇边沾湿,然后飞快地在魔法羊皮纸上画出符文:艾尔,当那些魔法线条跃然出现在魔法羊皮纸上,手里的魔法刻笔就像是在搅动着周围空气中的魔法元素。
    但是肖恩学者却好像毫无感觉,他紧紧皱着眉头,看到我飞快的画出符文:艾尔,然后略微有些失望的问我:“仅仅就这样就完了么?”
    我诚实地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着肖恩学者的品评,但是肖恩学者却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安慰道:“虽然魔纹线少了一些,但是你能记住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了,好好在回忆一下,别浪费了这么难得的好机会。”
    说完,肖恩学者拉着我走进魔法篷车的车厢,这时候天空中的魔法奇景已经消失,我低头看了一眼手里魔法羊皮纸上的高级魔法符文,却看到明明画出来的一些线条,好像是消隐掉了,只是在魔法羊皮纸上留下了一些杂乱的印记,我试着从新将那枚高级魔法符文画出来,却发现依旧如此。
    &n
    inject()
    bsp;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用一支缺少了墨水的刻笔,在我眼中那些魔纹线条断断续续时隐时现,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些毫无规则的杂乱线条,但那明明就是符文:艾尔的样子,只是一些线条被某种力量所隐藏,就连肖恩学者这样的高级水系魔法师也没有看出它的全貌。
    跟在肖恩学者的身后,我紧紧地攥着手里的魔法刻笔,心想这件事或许应该和耶基斯学者商量一下。
    ……
    这次我们水系魔法师举办的沙龙居然开办在未央湖畔的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这里属于一位帝都很有声望的公爵大人私人领地,本次沙龙的主办者恰好与这位大公爵有着一些亲密关系,于是我们才能够在此欣赏湖边美景。
    虽然这里比不上詹姆士的湖畔庄园,站在未央湖边却是视野非常开阔,眼前辽阔的未央湖像一片海。
    澈澈的湖水洗涤后的白色沙滩,像是少女脖颈间的一条白色丝巾。
    蓝天碧水掩映着湖光山色,日暮黄昏之下,天边渲染着一抹暗红,没有点起四周的魔法柱灯,这一切就好像是融于大自然的景致之中,浓郁的水元素气息扑面而来。
    这明明是帝都最繁华之所,却是营造出一片和谐与自然的气氛。
    草坪上的餐桌上摆着各式的糕点、烤肉、果汁和葡萄酒,一群侍者安静的站在一旁。
    水系魔法师们优雅地端着酒杯,却很少有人去真的品尝餐桌上的美食。
    一位水系魔法演讲者站在草坪上,慷慨激昂地讲着他对于水系魔法‘镜像术’实体化的猜想,虽然这位水系魔法师运用了大量的数据论证这个猜想的可行性,但是其他水系魔法师们对此却无动于衷,没有人在乎他在说什么。
    肖恩学者一直想让我参加最近几期的水系魔法师沙龙,因为有许多水系魔法师希望能在沙龙上见到我,他们想和我聊一聊‘持续霜冻’魔纹法阵方面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想更深刻的了解一下这幅看似简单,却又让帝都许多铭文师都痛苦不堪的魔纹法阵。
    冰箱在帝都畅销之后,很多帝都里的铭文师们想要模仿‘持续霜冻’魔纹法阵制作一些魔法符文板来,但是最近两个月以来,能够制作出‘持续霜冻’魔法符文板的铭文师在帝都却是寥寥无几,绝大部分的冰箱都是出至我那间符文板工坊。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持续霜冻’符文板上的魔纹法阵,其实是从‘霜冻’卷轴的升级版,至于帝都的铭文师无法仿制的原因,归根究底就是因为‘霜冻’卷轴是属于通用魔法的范畴,在没领悟通用魔法真谛之前,这些铭文师们是无法制作‘持续霜冻’魔法符文板的。
    除非有铭文大师重新设计出一幅与‘持续霜冻’符文板功能相近的全新符文板出来,就像是‘聚火术’符文板那样。
    格林帝国推崇火系魔法,大多数的魔法师都是火系魔法师,‘聚火术’符文板这种简单设计对于铭文师们不难解决。
    但是在格林帝国,水系魔法师在魔法工会中属于一个小群体,帝都的水系魔法师又拥有自己的小圈子,所以帝都里的铭文师们想要重新设计‘持续霜冻’符文板,都绕不开水系魔法工会,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会拿到沙龙上讨论。
    那几个水系魔法师倒是显得十分谦逊,首先就是征求我的同意,毕竟是最初由我提出冰箱这件魔法物品全新概念,当初没有人看好,现在我却因此正在受益,其他的水系魔法师想要将手里的汤匙伸进来,自然要向我打招呼。
    其实我并不太拒绝有仿制品出现,因为这样才能更快更广泛地将冰箱这件魔法物品推广出去,所以既然有魔法师问到这儿,那我也没有什么隐瞒,亲手演示了‘持续霜冻’魔法卷轴的制作过程,只是场上能够勉强画出‘持续霜冻’卷轴的水系魔法师却并不多,仅有向肖恩学者这样的高级水系魔法师才能勉强绘制出来。
    然后新一轮的讨论就此展开,到后来我也参与到如何才能破解通用魔法这个问题上来。
    这个问题对于肖恩学者这样的高级魔法师很好解决,通用魔法需要最纯粹的魔法元素才能运转,当水系魔法师进入二转之后,会拥有水元素之体,同时还拥有元素世界里元素契约伙伴,因此绘制‘霜冻’卷轴不难,难就难在二转之前的水系魔法师们,暂时还没有办法绘制‘持续霜冻’魔法卷轴,或是制作符文板。
    这次沙龙一直持续到很晚才结束。
    从华丽的庄园里出来,刚好看到艾丽娅的魔法篷车安静的停在庄园外的路边,艾丽娅的贴身侍女贝蒂站在篷车门口的灯下,让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高挑而纤细的身姿立于魔法篷车旁边,倒是引来一些水系魔法师频频侧目。
    我与肖恩学者告别之后,直接走到贝蒂的面前。
    贝蒂将我走出来,轻轻地吁出一口气,一只手撩了撩额头前面的秀发,一只手帮我打开车门,并笑着问我:“卡特琳娜让我到这儿来接您。”
    我对她点点头,问道:“等好久了吧!”
    贝蒂连忙摇头,在我进车厢之前,蹲下身子帮我将长筒皮靴脱下来,又为我换了一双舒服的软底鞋,轻声问我:“这种学术性的交流会会不会很枯燥?”
    “还好吧,其实也蛮有趣儿的……”我笑了笑说:“就是这种魔法长袍有些闷热,毕竟是夏天嘛,魔法长袍其实也应该设计得凉快一点。”
    魔法篷车的车厢里铺着厚厚的天鹅绒地毯,我走进车厢里,贝蒂从后面跟了进来,帮我将魔法长袍脱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挂上,湖风从车窗外吹进来,顿时凉爽了许多。
inject()

言情中文网(m.fxqcg.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fxqcg.com